四川同志,四川同志网,四川同志论坛,四川同志会所,四川同志交友,成都同志,成都同志会所,四川同志网成立于2013年,四川同志第一综合门户网站,旗下四川同志语音视频聊天室是四川同志最大最受欢迎的四川同志聊天室
🌓

找回密码
加入成都同志

以治疗为名的虐待:澳洲同性恋“矫正”史

2023-12-11 10: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8| 评论: 0

摘要: 大约六个月前,澳大利亚刚刚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如今,关于同性恋“矫正治疗”的话题却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重新抬头。此前,有人曾试图在该州州议会上就所谓的“治疗”发起辩论,但这一议题被州议会多数党领袖Mi ...
 大约六个月前,澳大利亚刚刚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如今,关于同性恋“矫正治疗”的话题却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重新抬头。此前,有人曾试图在该州州议会上就所谓的“治疗”发起辩论,但这一议题被州议会多数党领袖Michael Kroger(属于澳大利亚自由党)否决。

这场未能进行的辩论本打算探讨这样一个问题——是否应给予父母更多权限,允许他们送子女接受同性恋“矫正治疗”,从而使子女放弃同性恋倾向与希望变性的想法?对与维多利亚州内的类似“治疗”,有人呼吁要严加审查,也有声音呼吁要加以强制性的法律约束。显然,这些声音都是促成这一辩题的原因之一。

在干预人们的性取向与性身份这件事上,澳大利亚有着悠久的黑历史,其中就包括所谓“矫正治疗”。在澳大利亚,类似的“治疗”并未像在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那样,受到来自公众的严格监督。

类似的“矫正治疗”并无任何科学或医学依据支撑。在Stephen Fry(英国著名喜剧演员、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纪录片《Out There》中,“修复性治疗”的创始人Joseph Nicolosi医生称,他可以改变“病人”的性取向,手段是解决“病人”的“来源于创伤的心理冲突”。在他的“病人”中,十几岁的青少年占绝大多数。不过,这位医生最终并没能找来哪怕一位他曾“治疗”过的“前同性恋”来接受Stephen Fry的采访。尽管这类“治疗”缺乏科学依据,但这似乎并不影响某些人呼吁就此展开更多辩论的热情。

心理学“治疗”
1950年代,新南威尔士州带头反对起了同性恋。该州原警察局局长Colin Delaney曾于1958年称,同性恋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威胁”。来自澳大利亚的历史学家Lisa Featherstone与Andy Kaladelfos发现,因与其他成年男性发生性行为而被定罪的同性恋在入狱时不仅会被隔离,还会被施以特殊的医疗措施。

主要活动于悉尼的Neil McConaghy医生在1960-1970年代就采用过同性恋“矫正治疗”,他的著作甚至曾发表于《英国精神病学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上。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前大法官Michael Kirby是一名公开的同性恋者,他称Neil McConaghy的行为是(反对同性恋的)种种“尝试”中“最有力的一次”。此外,LGBTIQ阵营的领军人物Sue Wills和John Ware也对这种“治疗”的危险性提出了抗议,并称这正是他们进行各种抗议活动的主要原因。

Neil McConaghy给出的治疗方案中包含了阿扑吗啡(apomorphine)疗法。这种疗法的主要步骤是给“患者”注射高达6毫克的吗啡衍生物,然后在他们产生严重的恶心感时向他们展示男性的照片。此外,Neil还让“患者”大声朗读关于同性恋的正向词汇,然后对其施以电击。


历史上“治疗”同性恋的电击疗法
在1987年,第三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最终认定同性恋并非一种疾病。历史学家Graham Willett研究了1970年代澳大利亚境内对LGBTIQ人群“病状”做出的种种“诊断”,他介绍道:“……医学界对同性恋的敌意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医学界本身曾被视为同性恋人群甚至性自由的主要敌人之一……精神病专家与心理学家常把‘治疗’同性恋的事挂在嘴边,他们针对同性恋人群发表各种冒犯性与偏见性言论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些所谓的“治疗”实则折磨,它们显然并未能发挥出任何作用,因为它们缺乏科学与医学证据的支持。事实上,它们不过是一场骗局。

精神抑或灵魂的“疾病”?
这类“治疗”虽然披上了精神病治疗的外衣,但实际上是一种对人权的侵犯。相比真正的医学,它们更接近于驱魔仪式或是其他一些极端的宗教传统。事实上,基督教历史上曾广泛地流行过矫正疗法,其流行程度之广远在今天的同性恋“矫正”治疗之上。

有些精神病专家把同性恋视作一种精神上的“疾病”,有些宗教团体则将其视为灵魂的“疾病”。为了治愈这些灵魂并防止它们污染其他人的灵魂,宗教“矫正治疗”会让“患者”同家人与社会隔离、让“患者”自己或其他人为“患者”祈祷或专为“患者”的“康复”设置各种“集会”甚至驱魔仪式。此外,宗教组织还倡导一种借助心理学手段的“修复式疗法”。

比起澳大利亚,美国的基督教似乎更具福音派色彩,也似乎更爱给同性恋定下宗教罪名。毕竟,现已不复存在的“出埃及国际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一个跨宗派的反同性恋基督教组织)曾在美国活跃过多年。

在澳大利亚以外的许多地方,许多不幸经历过矫正“治疗”的同性恋正越来越多地赢得相关诉讼。此外,这类诉讼的总数量也在增长。比如,2017年在中国河南省,一名男子就因被迫接受“矫正治疗”而起诉了一家精神病医院。最终,他不仅赢得了诉讼,还获得了对方的道歉与补偿金。与此同时,一些相关组织也已被关闭,比如美国的JONAH(Jews Offering New Alternatives for Healing,曾用名Jews Offering New Alternatives to Homosexuality,一家致力于“矫正”犹太人同性恋者的组织)。

反对“矫正治疗”的活动还将继续持续下去。虽然关于同性婚姻的立法尚未能在法律层面上取缔“矫正治疗“这种对人的身心造成损伤的歧视性行为,但它是迈向这一正确方向的重要一步。

近日,澳大利亚政府正就“宗教自由”展开调查,调查报告将于5月18日出炉。调查的内容是被冠以宗教名义的违法歧视——同性恋矫正“治疗”所打出的,常常正是宗教的幌子,但这个话题是否会出现在报告中还无从得知。

(翻译:王宁远)

四川同志 成都同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成都同志 四川同志

GMT+8, 2024-6-23 14:53 , Processed in 0.06806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CDTZ.CC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