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同志,四川同志网,四川同志论坛,四川同志会所,四川同志交友,成都同志,成都同志会所,四川同志网成立于2013年,四川同志第一综合门户网站,旗下四川同志语音视频聊天室是四川同志最大最受欢迎的四川同志聊天室
🌓

找回密码
加入成都同志

【长篇】七次盛大的婚礼

2023-12-11 19: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8| 评论: 0

摘要: 1、表面看来,一切“正常”。海晨个子娇小,长发挽成松松的发髻,脸型像一粒小瓜子,懂得微笑。除了右臂上的细细一轮刺青——上台前胡松的姑姑几次想用水钻、用婚纱遮住,她一次比一次果决地甩开了——可谓是长辈眼 ...
 1、

表面看来,一切“正常”。海晨个子娇小,长发挽成松松的发髻,脸型像一粒小瓜子,懂得微笑。除了右臂上的细细一轮刺青——上台前胡松的姑姑几次想用水钻、用婚纱遮住,她一次比一次果决地甩开了——可谓是长辈眼中完美的新娘。胡松瘦而结实,黑色西装非常合身,沉默不多话,人们会这样形容他,稳重,有责任感。

主持人念完一串华丽空洞的排比句,宣布“新郎新娘幸福登场!”他们牵手走上舞台。一对合乎社会规范的男女,在进行一件最合乎社会规范的仪式。

不过,这些都是假的。

海晨这年32岁。只有熟悉的人,才能从她的神情中判断出一股浑不吝的劲儿。对于世俗和权威,她常报以冷笑。对朋友,她喜欢张罗事儿,慷慨而善于决断,自小梦想做女侠。关于婚姻,少女时期她曾想像,穿漂亮的围裙,站在明亮的厨房,头发盘在脑后,一绺垂在额头边。她喜欢这样的形象:成熟了,可以烫头发了。仅此而已,画面里没有另一个人。有几任男友曾向她求婚,她认为,那不过是为了留住消逝的恋情。婚姻这个词,太遥远又太正式了,让她想笑。

25岁那年,她爱上了一个女孩,成了人们所说的“女同性恋”,“拉拉”。婚姻就离她更遥远了。但是父母的时空感属于另一个宇宙,他们一天比一天着急,催促她该结婚了,否则另一个词离她更近:“剩女”。她把女友带回家,爸爸跟别人介绍说,这是她“耍的朋友”。四川话里,这是“谈恋爱”的意思。她心想,爸爸是说错了吧,又想,爸爸也许是知道了。但从那以后,爸爸再也不提,却常常后悔,说自己以前对海晨的男友太挑剔。

有一天,她接到gay蜜的电话,说男友的父亲来北京了,能不能一起吃顿饭,扮演一下女朋友。吃顿饭嘛,她想,很简单。gay蜜的男友就是胡松,她和胡松见过几次,不熟。如果说gay以1和0区别阳刚/阴柔气质,她觉得胡松属于0.6或是0.7,不多话,也不讨厌。

席间,胡松在父亲面前沉默顺从,父亲却兴致很高,问东问西,仔细打听海晨家里的情形,还问她家人的电话,海晨说,不用了吧叔叔,我爸妈讲四川话,您听不懂的。第二天,胡松打电话来,说父亲在东方新天地,要给她买欧米茄。她被这种热情惊到了,说我不要,你告诉他我不戴表。再下次胡松的父亲来北京,约海晨吃饭,给了她一张20万元的现金卡。海晨再三推拒,没有接受。

但是,情势按照胡松父亲的意志,推进得很快。那年除夕,胡松的父亲逼他去成都陪海晨过年。次年五月,海晨从泰国旅行回来,胡松约她吃饭,见面就说:咱俩月底要办婚礼了。

海晨生气了:谁知道这事儿?没人告诉我啊!胡松继续说,这周我们就得去买钻戒了。海晨更生气了,见过胡松的父亲后,她和gay蜜、胡松会一起说笑,要不然就形婚吧,解决大家的难题,给父母一个交待。但她的心情并不如胡松迫切,话语间带几分玩笑,她也并不真的惧怕父母,在她心里,只是帮忙而已,不想一顿饭吃出一桩婚事。她觉得胡松实在懦弱,此后必将付出代价,因此劝他回去再和父亲谈谈。

过了几天,胡松又来找她,没办法,他爸已经订好了酒店,请帖也发了,“如果不办就活不去了,会被我爸骂死,真的,就算求你帮忙了。”海晨觉得自己最大的问题,大概就是无法拒绝别人,她语气生硬:“那就当作帮你走一个秀。”但是,她有两个条件,第一,不会办结婚证,第二,以后不会帮胡松探亲访友,她不希望任何事情干扰自己的生活。胡松答应了。

五月末,夏天还没有来到这座北方小城,海晨演出了人生第一次婚礼。可能是当地最大的餐厅,门外八架礼炮,放出玫瑰色的烟花,挖掘机高悬着五挂鞭炮。人们走进餐厅,交礼金,入席,互相招呼着,走来走去。服务员板着面孔,一盘紧似一盘,把大鱼大肉叠在桌上,不等人们吃完,又一盘一盘收走。音箱声音很大,才能盖过人们,人们就更用力地聊天,男人们已经开始喝酒划拳。看起来,和任何一场婚礼,都没什么不同。

新郎新娘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站在台上,听主持人安排。海晨觉得,自己像个吉祥物。

主持人说,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胡松先生,你愿意娶海晨为妻吗?胡松说,我愿意。海晨女士,你愿意嫁给胡松先生吗?海晨说,我愿意。主持人说,请新郎向新娘发表爱的宣言!胡松说:“我娶到你很幸福。”胡松平淡的语气让主持人的亢奋情绪稍微低落了一点,幸好胡松及时将海晨拥入怀中,主持人立刻说:“让我们大家给予这对新人祝福的掌声!”

前一天彩排时,主持人希望胡松大声说“一生一世,一片真心”,海晨和胡松同时叫,太恶心了。他们坚持换成这句简单且不工整的白话,海晨则大大咧咧地把胡松揽在怀里,像个哥们儿一样锤他的背。过了两秒,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假装温柔地依偎在胡松的怀里。

前面两桌,坐着胡松的亲戚。海晨抬头看见胡松的姑姑,海晨觉得,也许她知道了什么。每次她抬头,总有一道冷冷的眼光。每个家族总有一两个聪明人吧,也许胡松的父亲也知道了,否则仪式不至于如此简单。可以确定,胡松的姥姥姥爷毫不知情,婚宴开始前,他们挣扎着从车里爬下来,说要看孙媳妇。这一幕,让海晨有点不好意思。

主持人说,下面,请新郎新娘举杯,敬各位亲朋好友一杯!在酒杯上方,海晨看到胡松的父亲拿着纸巾擦眼泪。海晨不喜欢这个强硬的男人,他一路驱使着胡松,私下联络海晨的父母,终于使这个婚礼如他所愿,此刻海晨也能理解他的愁苦心酸,但是她更难以克制荒谬之感,忍不住用胳膊肘捅了捅胡松:“你看,你爸在哭。”胡松回答:“我知道。”

2、

胡松决定屈服,是那天去火车站接父亲。他看到父亲的头发白了,坐了一夜火车,肩膀塌了下来,白衬衣皱了,衣领一圈黑色。不知道是北京雾霾的天空太沉重,还是退休后失去了权势,父亲前所未有地衰弱。胡松一直对父亲又恨又爱,此刻又加上了,可怜。

父亲在当地做部门领导,习惯了说一不二。他把这套威权作风延伸到家里,要求妻子和儿子绝对的服从。正常的时候——通常是在外面,他是个有礼貌有尊严的好人,发起火来,全无理智。理由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他怀疑儿子弄坏了录像机,怀疑妻子把家里的苹果、水产转移到娘家。胡松记忆里,总是争吵、打闹,没有一天的家庭幸福。小学一年级,他在梦中被叫醒,母亲自杀被送到了急救室。那时他写作文《我的家庭》:我的家庭很和睦,我爸妈一年只打一次架。他不知道有的家庭不打架,一年打一次,在他看来就是最美好的家庭了。

他记得父亲讲过一个故事:父亲小时候家里穷,过年的鞭炮丢了一串,奶奶说一定是父亲偷的,逼他一定要承认。胡松每次想到这个故事,就觉得自己理解了父亲。但这并无助于消除恐惧。他离开了家乡,来到北京,但只要想到父亲的声音,他就紧张。平静的日子里,他有时会突然烦躁起来,觉得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像童年时那些突然其来的怒火和吵嚷。

婚礼前一个月,父亲瞒着他和海晨,把海晨的父母约到了北京。说是两家人一起吃饭,吃完饭,胡松和海晨出门喝咖啡,再回到家,父母们已经安排好了婚礼的流程、生活的方向、带孙子的分工。他们说,北京环境这么差,空气也不好,要不然你们去成都,去内蒙,趁我们现在的战友同事还在位,给你们安排一个公务员的位子。胡松听到这些父亲在电话里说了无数次的话,脑子就“嗡嗡”作响,他不想听,也不敢反驳,抱着脑袋坐在一边,不停地重复:哎呀你们别再说了。他隐隐约约听到海晨跟他们辩论:我们有自己的生活……我们年轻人和你们想得不一样,你们那代人的思维都不行了……现在的公务员多惨你们知道吗?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些,他想,海晨的父亲比他父亲可弱多了。

婚礼前,小姨拉着他和妈妈,让他对着摄像机说两句。他尴尬了两秒,不知道说什么,对着摄像机一挥手,拉着妈妈走了。妈妈是不一样的,妈妈一切都顺从他,从不强迫他做什么。他也知道,妈妈今天很开心。

大学时所有人都交女朋友,他也交了一个。但是从没想过结婚,他总觉得这事儿挺没意思。没多久,他认识了一个男友,他……傻乎乎的,没什么心眼儿,自己也是,这才是家,他觉得。他们一直到现在,十多年了。他不能想像没有他怎么办,如果男友死了,他第二天就自杀,没法忍受。

他原本以为能扛过去,父亲来北京的时候,见到男友,脸色很难看,他只好让男友先搬出去。父亲从此催得更紧,每天一个电话,一骂好几个小时。父亲说话的时候,他的心理机能好像停止了运作,不再想什么,缩到很黑暗的地方去,身体冻住了。他也按照父亲的吩咐去相亲,只是不洗脸不刷牙,说话不阴不阳。能拖一天是一天吧。但是在火车站那次,他觉得自己扛不住了。

唯一的问题是,海晨差一点不同意这场婚礼。那些天,他常常为此失眠。男友出差在外,他躺在床上,空气凝固了,心里有一把大手使劲地揉,如果婚礼不成怎么办,活不下去了。他换个地方,躺在沙发上,起来打游戏,还是睡不着。天亮了,他起来给自己包了一顿饺子,吃完,睡觉。

睡不着的时候,他看了一部科幻小说《三体》,那里面讲,地球是一个有机体,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细胞,道德不过是维持这个有机体运行的一种手段。书中有一个主角,他不看好人类,看好外星人,人类和外星人交战的时候,他驾着飞船跑了。后来,他有时被当成叛徒,有时被当成保存了人类火种的英雄。胡松想,太有意思了,道德就是这么虚无,父亲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你好,其实不过是满足自己控制的欲望,中国家庭不就是这样,以爱的名义互相折磨吗?他想起一个拉拉朋友,父母是大学老师,她跟父母出柜之后,父母像没有听见一样,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他听到这个故事之后,觉得太可笑了。父亲真的不知道吗?他可能也是在自我欺骗而已。

他知道这个婚礼完全是父亲的意志,时间、形式、宾客——他迟迟不结婚,曾让父亲在当地很没有面子。这一天,父亲好像又回到人生的黄金时期,呼风唤雨,嗓门也高了几分。尽管这一切内在是假的,他不可能和女性产生情欲、他的男友甚至不在现场、海晨今后不会再见他的父母,连结婚证也是在中国政法大学门前办的假证,但胡松还是觉得一种奇怪的幸福。他不知道是神经麻木使然,还是几个月来终于不再提心吊胆,他又想到小时候,跟爸妈说,你们离婚吧,只要你们能好好过,我怎么都行。为了片刻的安宁,这些不算什么。

“你看,你爸在哭。”海晨用胳膊肘捅他,他说:“我知道。”他举起酒喝干了。

3、

在谈婚论嫁的阶段,海晨的父母也入戏了。

海晨的父亲也曾是地方官员,也曾在家里施行专政。但海晨从少女时期,就开始反叛。十多岁她离家出走,爸妈派表妹去找她,她和同学吃着牛肉喝着酒,表妹觉得好开心,也留了下来,一起吃肉喝酒。

渐渐长大,海晨用嘲笑的方式消解着父亲的权威。她觉得父亲脾气很大,又很可笑,这种好笑让他的脾气并不可怕。每次回家,她和父母待在一起超过七天,必定吵架。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看《新闻联播》,她说:这有什么好看的?会议结果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父亲说,哎,还是要看的。在家族的微信群里,父亲发了一条抗日言论,她就回:又在造谣。她受不了父母这一代的政治思维,觉得他们被洗脑了,父母则受不了她这种嘲弄的态度。

类似的争吵又发生了。父亲为她即将到来的婚礼兴奋,找人来算命,给他们合八字,写了厚厚一叠,几点钟出门,几点钟坐到床头,几点钟洒鸡血。海晨看了大笑,她也觉得不可思议,父母在北京的时候,每天都见到自己的女友,但是对他们来说,好像这都不是真的,而一个偶然见到的男性却让他们如此兴奋。

海晨对父亲说,我觉得吧,你不要抱有过于美好的幻想,你要幻想也可以,但是不要当成生活的寄托,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项目。父亲听了很不开心,想了半天,说,难道你真的打算一直跟女孩子在一起吗?海晨说,那有什么不行呢?父亲更不开心:难道你就要永远做一个同性恋者吗?海晨更想笑了,父亲总是要把这四个字连在一起,“同性恋者”,好像在说一个病人。父亲说,别人家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孩子,就我们家有?母亲说,全世界就你最怪!海晨说,你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不要讲这些没见过世面的话,你要不懂,就百度一下。

父母再次被海晨这种嘲讽的态度刺伤。母亲气哭了,海晨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可笑、隔离的心情中回来,她安慰母亲,解释说自己一直都喜欢中性气质,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只是现阶段她比较喜欢中性的女生,海晨说:“妈妈,你想想我的将来,每个阶段都会有陪伴的人,不是你想的那样,会孤独终老。”她曾交过若干男友,也曾经历若干女友,刚刚结束的一段感情尤为磨人,让她独自一人时,不敢看窗外,怕自己跳下去。这么大了,她仍得练习分离、孤独,从黑夜活到黎明。很多人为了逃避这些难熬的时刻,寻求婚姻的保护、恋情的永恒,但是她已经明白,稳定不是生活的本质,不稳定才是。太平盛世的生存技能,就是在摇摇晃晃的世界里,尽力保持暂时的平衡,活下去。她不会跟妈妈说这些,妈妈到老仍如此天真,爸爸热热闹闹地活在他的世界,他们对海晨的生活不知所措,这倒也不能怪他们。海晨说,如果你们需要婚姻这个形式,我和胡松可以结婚,以后加上我的女友,胡松的男友,都是好朋友,这样四个人关系会更稳定,得到的帮助会更多。

母亲破涕为笑,她被这个新型的家庭样式打动了,说那你们要互相扶持互相关爱啊。父亲却不高兴,他的幻想破灭了,原来婚礼是假的!他拒绝去参加婚礼,对胡松父亲再三的电话邀请,他终于忍不住说,这婚礼是假的!不信你去问你儿子!电话再也没来过。

无论如何,婚礼之后,胡松明显地感觉到,父亲松了一口气。海晨家里,则一切如常。她父亲也退休了,闲不住去昆明参加了一个传销集团,结果被骗了几十万。他给海晨打电话,长吁短叹,骂骗子不得好死,这笔钱不仅花掉了他的积蓄,还牵连了几个亲戚。海晨说,劝你又不听,你们这些政府官员,在体制内待惯了,觉得没有人敢骗你们,人家骗子找的就是你们!父亲说,我这辈子亏了好多钱哟,你也不结婚,我红包也发出去十几万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海晨说,爸你是不是又想收红包了?父亲说:你之前说过那个项目,要不要再重新启动一下?海晨心想,这些她都无所谓的,爸爸肯定是无法适应退休后的生活,想折腾事儿了,那就让他去吧。

她去问胡松,胡松爽快答应了,他说,不就是吃饭吗,在哪儿不是吃。父亲拿出工作时的劲头,行动了起来。他算了算,亲戚、同学、同事,加起来怎么也超过一百桌,但是中央下达了反腐新政策,要求酒席超过三十桌以上要审批。这怎么办呢?父亲打算把喜宴分成六场,海晨说没必要,你包一个大酒店,随便弄弄就行了。父亲说,不行,最近习近平管得还是很严的,我好歹是个领导干部。海晨哭笑不得,爸你算谁啊,你已经退休了,谁惦记你啊。父亲说,那不行,你不懂。

父亲把宾客分类,亲戚、老家的亲戚、同事、以前的同事、在成都、在外地……他越做越来劲,事事不肯省俭。六场婚礼持续了半个月,每隔一天,胡松和海晨就要早起化妆,去不同的酒店,站在门口迎宾。父亲的一位好友见到海晨就开始哽咽,他的女儿和海晨同岁,异性恋而未婚,他握着海晨的手说,你做了一个表率啊,你要以身作则,带动这批没结婚的姑娘们啊!胡松在旁边,给每一位男客人发香烟,他觉得南方的冬天真难熬。海晨原本还在生胡松的气,怪他太懦弱,把自己卷进一场婚姻,现在却又觉得不好意思,觉得欠了他一个情份。

最大的一场婚宴,海晨的父亲宴请了党政机关的同事。手拿麦克风的,是当地电视台的主持人,他用激昂的声音说了一段充满情感又不知所云的开场白,然后说:“让我们掌声有请新郎新娘入场!”在唢呐独奏《婚礼曲》中,胡松和海晨分别从两侧的阶梯走下来,灯光追着他们,走过宾客中间,走过一座假的小桥,胡松帮海晨拿起了婚纱的后摆,走过两排大红流金的灯笼,他们站在舞台上,背后整面屏幕流下火来,开红色的花,最后定在一个大大的“囍”字,上面是横联“鸾凤和鸣”,上联“永结同心成佳偶”,下联“天作之合结良缘”。海晨心想,妈呀,真像春晚。

他们不用说什么,只需要站在舞台上,主持人和父亲包办了一切说话的环节。主持人说,新郎的父亲因为工作繁忙无法前来,并不忘介绍他在当地是副县级干部。父亲发表了一段演说,大意是说明父母对子女的恩情,他设法把这些内容放进一系列排比句中,并希望女儿女婿今后“好好地相爱,恩爱一生,好好地生活,天天和顺,好好地学习,不断上进,好好地工作,事业有成,好好地做事,谦虚谨慎,好好地做人,永走好路。”几场下来,海晨已经可以背得出这篇话了,她奇怪父亲哪里找来的这么多人生任务,用“川普”铿锵有力地背出来,还能把“我已经光荣地退休了”这样的话穿插在里面。

海晨和胡松回北京的那天,海晨的父亲拉着胡松的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在亲自导演、主演的生活剧里,老海同志越演越真。他忍住眼泪,对胡松说,希望你们能互相照顾,虽然,我也不能要求你什么,但还是希望你能对我女儿好一点。胡松点头,心里想,这可太逗了,他不是知道吗。海晨这辈子只看见父亲哭过三次,第一次是奶奶去世,第二次是她小时候生病,第三次就是现在。她能感受到父亲的爱,但是,她也有点生气:爸,你对着我的假老公哭什么呢?

 

(文中海晨、胡松均为化名)

 



—————————————————————————————————

作者的话:

形式婚姻,也有人称为合作婚姻、互助婚姻,台湾称为假结婚,是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在相互知晓身份前提下建立的婚姻。

我见过、听过很多形式婚姻的例子。有的早已无法处理婚后种种麻烦,不欢而散;也有的协调周全、相安无事;更有少数把形式婚姻变成新型的家庭,他们认为,恋爱关系无法长久,基于朋友关系,更有可能建立稳固的家庭。更多的人,还在“形婚”的路上,网站上、QQ群、各地的同志社区,这都是一个热门的话题。

上海同到是一家商业公司,专做同志派对。同志群体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消费力量,尤其是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同到每年举办一百多场派对,派对中,有些男同志提出,为什么不找些拉拉来联谊,组织形婚?于是,今年同到组织了四次形婚派对。这些派对酷似男女相亲活动,主办方挖空心思让人们热络起来,互相选择。区别在于,这里的男女对对方毫无情欲。剥除了亲密关系(所谓“内容”),他们提出各自的条件,房子、户口,有些听起来和传统的婚姻并无不同。男性通常希望女方女性化、化妆,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一定会被评价为太过阴柔。一个男同志语气坚定地说,女方一定要满足三个条件:孝顺、生孩子、上海户口。在那次派对上,女性的人数不到男性的三分之一,是同到“形婚”派对中女性最多的一次。

在“形婚”之前,关于中国同志一个很热的话题是“同妻”。一般而言,同性恋都会选择进入婚姻,男同性恋的妻子,被命名为“同妻”。女同性恋的丈夫,和她们自身一样,并没有得到足够的研究。“同妻”组织控诉男同志“骗婚”,并获得了媒体关注和公众的支持。在那之后,很多人认为,“形婚”看起来,是道义上较好的选择。

尽管如此,仍然有很多人批评“形婚”。他们认为,“形婚”仍然是一种欺骗,欺骗总归是不好的。唯一的光明大道是堂堂正正地“出柜”,向父母、全世界宣告:我是一名同性恋。

经典的女权主义批评则认为,女性在婚姻当中处于弱势,因此,拉拉在“形式婚姻”中,难免要承担许多自己未曾料想到的责任,比如对公婆的照顾、年节的探亲、生育,等等,因此,“形婚”仍然是不值得提倡的。

但是,仍然有研究者对“形婚”持不同的看法。香港大学社会学硕士王颖怡以“形婚”为题,撰写了硕士论文,在她看来,“形婚”的动机有三个:第一、父母的压力;第二,婚姻是有红利的,婚后父母通常会给予很大的经济支持,工作上也更多升迁机会,更不要提房补、对单身的种种限制;第三,婚姻建立之后,反而有利于创造同性的生活空间。

王颖怡说,在她研究之前,也认为“形婚”是一种欺骗,但是在研究过程中,她逐渐认为,“形婚”是一种婚姻家庭的实验。近代以来,婚姻是来自西方的概念,以浪漫爱和性为核心,而“形婚”打破了这一点,两个、甚至多个没有情欲关系的人,能不能建立家庭?她认为,尽管拉拉在“形婚”中受伤很多,但是相比异性恋女性为了浪漫爱而在婚姻中牺牲,拉拉更有谈判条件,这本身就在颠覆异性恋婚姻的权力结构。

持这种观点的学者,实质上是在质疑把婚姻当成唯一出路的社会共识。在质疑在一场关于“形婚”的研讨会上,香港浸会大学学者金晔路认为,婚姻压力大的地方,都会有“形婚”,台湾、韩国、日本都有,但是中国大陆的婚姻压力特别大,婚姻得到的利益也很多,单身是一种污名,说明这个社会对于家庭的想象力非常单一。在这种社会情境下,“形婚”,这样一种基于弱势的生命实践和想像,“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不规则形式,有可能打破固有的家庭模式,建立新的生命共同体。

 
四川同志 成都同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成都同志 四川同志

GMT+8, 2024-5-21 19:00 , Processed in 0.08167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CDTZ.CC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